So Thanks 日本留学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436|回复: 4

我的日本成长之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5-18 22:19: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的日本成长之路(一) + p- p; G: y( C, D* C

  z9 a( f( D# Z# u0 B记不清楚那是几几年了,呵呵,好像是2000年2月吧,终于领到了日本大使馆的签证,算是确定要来了。我日,突然又想起了在日本大使馆门前排队那个累,还有门前那几个自以为是的看门狗,就为了这么一张小小的纸。唉。。。
8 _( ]  o2 l3 V% {9 y  ?$ U
% @3 B3 ]- d7 v5 F; P我家在北方一个偏远的小城,地方不大,不过风景还不错,有山有水,有草原,有沙漠。我就出身在山下的小城里。迷迷糊糊就到高中毕业了,学习成绩一般的我(嘿嘿,朋友哥们倒是不少)也和别人一样在心里打算着父母会给我安排出去上个什么样的大学。  
! F  h1 D7 D9 r/ K, Q . h. Y9 m2 F0 M) `

+ j1 [0 G' p, O7 |3 N  l/ B实话说,我是在家里不怎么勤快,也不怎么懒得那种类型,什么事都是马马虎虎。突然一天学校里来了一群日本人,说是什么义务植树的,还说要招几个人到日本留学,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回家说了。我家老爷子不用说,自然是举双手赞成的,按他的话说,与其看我在家里混着,不如出去锻炼一下,免得将来学成个(二瘤子)我们当地的土话,就是指不务正业的人。 0 E. Z% z# Q9 Y- D; F3 x
妈妈当然是不忍心了,还跑到爷爷那去告了我爸一状,嗨嗨,害我爸被臭骂了几个月。但是,老爸还是顶着压力,把我们家100几十平米的房卖了,全家人搬到70多平米的兔子窝,凑够了一年的学费和半年的生活费。  
- \3 u; S4 Y  K( g
6 Z$ W9 N9 J& h/ K- H最忘不了的是在临来的头一天,为了省钱我和爸妈住在北京瓷器口街的一家小旅馆里,爸爸第一次语重心长的和我说,家里能为你做的就这些了,到了那边你就自己看着办吧,自己的命运自己决定,说完翻身上床睡了。在爸爸转身上床的一瞬间,看到了他脚上那双破了洞的袜子,鼻子一下就酸了眼泪也在眼眶里打转。我第一次知道什么是压力,什么是责任了。  
) [) B' {% |  f" m; j  z 1 L! _$ T. H! O0 K, S
飞机稳稳的降落在广岛机场,在飞机上吐的一塌糊涂,刚下地还感觉头重脚轻的,就被来接我们的前辈塞上巴士,晕晕乎乎的去见了些什么保人啊,老乡什么的都记不清,之后一块来的我们4个被送到一间1DK的公寓,每月4万7日元。我的日本留学之路开始了。那年我18岁。 0 v. _$ H5 y6 C  x' L
刚来的一段时间总是最难忘的,没有工,也不敢花钱,第一周,4个人买了一颗白菜,一盒肉,一袋盐,一瓶色拉油,用了870日元。第二周,通过先辈的介绍去了一家比较远的工厂打工。这是我的第一份工,也是我觉得最好的一份工。去工厂一看,一大片中国人,面试都没有,脱了衣服换上制服就开始干了。工作的内容很简单,在一个足球场大小的仓库里装货,运货。头一天5个小时下来,两个手都被 台車 磨出了血泡,脚后跟也是撞的青一块,紫一块的。尽管这样,算了一下当天的工钱,5个小时,每小时850,嘿嘿4250日元,换成人民币300块了。心里还是喜滋滋的,一点也感觉不到苦啊,累啊的。毕竟是第一次挣钱了。
; |+ T' ]( v' f% c7 t2 s在语言学校的日子也是很快乐的,我们班16个人,有8种国际,还有一个漂亮的韩国MM坐在我旁边。虽然语言不通,很快我们就成了好朋友了。 ) q0 x5 k4 V1 g% @4 i
日子过的飞快,转眼半年了,攒足了后半年生活费,慢慢也适应了这里的生活。和日本人有了一定的交流,还交了几个铁党。  6 @8 z* v7 P5 H' h# A3 W) g5 M
/ b  f. |* ?. K$ |. ~( K8 Q) Z% g9 U9 A
没来之前只听说日本的物价贵,现在才见识了什么是贵。拿最便宜的饮料来说吧,一罐破可乐,120日元,在国内我能买个5,6罐了。最麻烦的是家里没有电器,尤其是电视和冰箱,
' X& A: J# t3 w, S到学校一说,大家都乐了。说;满大街都是,彪啊你!嗬嗬,这才知道没有可以捡,不犯法的。当晚,我一哥们飞车来报,我家那旮旯有一台1米8高的冰箱你要不要?那还用说,马上全家出动,由于没有载具,只好用我那台有后座的自行车了。打足了气,五个人一阵小跑,他奶奶的,还真不近呢,用了40多分终于在夜幕中看到了那台宝贝,哇!看外表还挺新的, , e8 }  B/ W" u& e4 _3 z3 a2 j) n3 C
心理那个激动,还有这种好事,日,资本主义真他妈的好。架好了冰箱,用了1个小时终于回到家了。沿途不知吓坏了多少日本人,只见5个壮汉推着一辆单驴,上面架一个庞然大物,甩开流星大步,飞身向前,哪儿还管得了那么多,早乐得屁颠屁颠的。到了楼下二话不说,架起冰箱,4层楼平常感觉挺费劲的,那天感觉还没跨几步咋就到家了涅。进了家,马不停蹄,又是擦又是洗,还在我们那四畳半的厨房里选了个好位置,所有能往里塞的东西一律往进塞.那个乐,别提了。第二天一大早,4个人同时冲到冰箱前,打开柜门一看,一股热浪夹着恶臭扑面而来,蔬菜啊,饮料啊,什么的全熟了。。。。妈啊,我们咋就没想到这是台坏的冰箱呢? 没办法,嘴里骂着,我们又抬着那台冰箱直接扔到楼下,那个气啊,到了学校,暴扁了那个送信的小子一顿。赫赫,出了一口恶气,那哥们还一脸委屈,说;我招谁了,我不也是好心吗。想想也是,随买了一瓶可乐表示安慰。后来这事被我们语言学校传为佳话,现在还听有的後輩以次为乐,我坐在旁边一声不吭,呵呵,小样的,还不知道是我吧!  
7 o9 L$ M% Y" Y9 j4 v
免费留学日本语言学校并提供日本留学生活期间全程指导,完胜DIY自助日本留学!节约日本留学费用!_So Thanks日本留学网www.so3k.co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5-18 22:19:40 | 显示全部楼层
打工/学校篇 % q+ f- H  F% \. ]: }
说起日本的学校,那就一个字,赞!我在的这个语言学校,好像是广岛最大的,留学生有个2,3百吧。感觉日本的教学质量非常好,老师更别提了,那个亲切。说的过份点,国内的老师要是也有这么好,我早考上北大了。我们学校,因该说我曾经呆过的语言学校,是上午9点上课,上午两节,下午两节,16点放课。分为初,中,高,三个级别。不用说,刚来的我当然是初级的初级班了,呵呵。  
. y) h0 Z1 T( s8 ^- v7 e   c0 s3 y- ?8 `( K3 l5 J: f
在语言学校大家感情都非常好,包括外国人。刚开始是从 あ、い、う、え、お,熬过来的,因为我前面那片里写的,我家本来不是很富裕,所以学习上不敢掉以轻心,再加上一块住的几个都是有社会经验的大哥哥(嗨嗨,比较肉麻),所以我更是加倍努力。上课从来不迟到,不旷课,课堂上也是规规矩矩的。别的人由于打工累了,就趴在桌上眯一会儿,我是从来不敢的。我算过,一年学费60万,每年除去放假,节假日,周末,上课时间也就200天左右这样的话一节课就是3000日元,我敢睡么我!这里的老师基本全是女性,大部分都很年轻, & s" J  n0 I; ^- Z
也有几个中年的。上课非常认真,还很关心我们的日常生活。总之,感觉日本最好的人就是老师了。  " I' t+ u/ W8 C7 h% \
- {- d( V& p! X; M' A* C
我打的工是下午5点开始的,地方又很远,一下课就得骑着自行车狂奔20分钟赶16点20的JR,40分到站后,再骑自行车狂奔15分打卡上班。在体力和语言逐渐适应以后,我们可以做一些更高级的活了,所谓高级,就是坐在办公室里往受注发票上添日期啊之类的,不过这样的活是不多的,每天也就临下班前20分钟左右。  
5 X+ A* }. M5 U3 y9 S7 s7 |
& t8 u% H: Z, z5 B当然,有苦就有甜,有甜就有苦啦。周六是最忙的,一天要卸6——8辆20,40,60吨不等的大卡车。这些大部分都是从国内或东南亚直接装船过来的商品,也就是100円ショップ的便宜货。卸车是非常费体力的活,刚来体重只有一百零几斤,瘦小的我只有站在下面捡货的份,上车卸货是不敢的。大家也非常照顾我(因为我年纪最小)  
5 R2 [+ {' c& W8 g. }# k3 X
6 X# C# I6 M+ i/ n9 }5 x: d一天又是周六,因为两个主力请假没来,看到车上已经连卸两车货的兄弟累的半死,我自告奋勇冲了上去,才十分钟就感觉两臂已经酸痛难忍,但是上来了就不好意思下去了,我只有坚持。那一天,我不知道怎么回的家,上的楼,扒了两口饭就倒在床上了。第二天上课,作业上的字都是扭扭曲曲的。第二周,我照样冲上了车。我知道,我长大了,这是我的责任。我不能因为大家的善意就躲在下面享福,中国人不是有句话叫尊老爱幼吗,我可不能做没有教养的人。底下,车上都有日本人在看着呢,咱不能给中国人丢脸。 ) I7 ]" o7 h/ {9 }( g* j) ]+ l; ]
这样半年后,体重明显增加了,人也精神了,两条胳膊跟小腿差不多粗了,还经常对着镜子摆个pos臭美两下呢。  
/ I" G1 |# w3 Z3 y2 ~# B
2 |- Z9 g" d2 r, l嗨,这里讲讲我的感情经历。上一篇里讲到的那个韩国美眉,当然啦,我们的感情也是突飞猛进的。不过我这个人一向是比较腼腆的,每是到了重要关头就不知所措了,所以我们的关系也好像是若隐若离的。一次,一热心的哥们接茬请大家吃饭,我和她也是应邀而去。到那儿一看,菜什么的都没准备,原来是那哥们精心安排的,我俩一到,他们马上一窝蜂出去买菜了。屋里就剩我和她了(这里用她名字里的一个字称呼,银),这是我和银第一次单独相处,别看我俩平常在学校嘻嘻哈哈的,两个人单独在一块还真有点别扭。银一米六的个头,
: }9 ?' }' {; g" o2 n  ?修长的腿,标准的韩国美人脸。听说她是寄宿在她哥哥家的,他哥又是个在大手当主管的。
0 m1 g8 d4 I$ c8 w. X所以银可以每天很轻松的上课,下课后去吃ランチ、可以悠闲的逛街购物,享受生活。
9 M+ y, S. |* M沉默了半天,还是银开始和我拉起话来了。虽然两个人的日语都不太好,但是凭我俩的默契,我知道,今天要发生一些事了。  ) ^* t# M' J8 A
0 G* L* s1 ]) Q) _7 a! h
还在假装看电视的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我感觉到一双手按到了我的肩上,随后是银瀑布般的长发从后面掉到我的脸上。我顿时一阵心跳,手心里也渗出了汗。银轻轻的俯在我的肩上,用日语问我(あたしの事、好きですか?)、这时我的脑子里一片苍白,迷迷糊糊的不知怎么回答她的,只记得说了我不是太好,将来的事还不太清楚之类的话。我的天啊,我都说了些什么!银放在我肩上的手僵硬了,不知是该收回还是该怎么办,我转过身努力想抓住银的手,银猛地抽回了手,眼泪掉到了胸前。就在这时买菜的朋友都回来了,我和银都没有说话,那天完后我要送她,银说不用了。我坚持跟在她的身后,一路上,我看见她的眼泪掉在地上,直到她家。停下车后银说你走吧,我把手绢递给她,她接过后头也没抬直接走进了家门。
* J& w/ l( G" `) K3 t% P我不是不喜欢银,到底我是怎么了,我为什么要拒绝她。我像疯了一样骑车冲到我家附近的山顶,累得半死,我坐在长凳上使劲想我怎么了。几个小时后我站起身来,我知道了,是我的自卑感在作祟,银的父亲是韩国现代集团的一个什么什么来着,反正是她和我不是活在一个档次的人,我还记得好几次银下课后邀我去逛街,去吃饭,去唱卡拉OK,但是都被我婉言推掉了。我得去打工,我得交学费,我得在这个陌生的城市生存下去。即使我俩在一起又能怎样,我甚至不能把握自己的明天,生活方式的不同会冲淡我俩的感情的。我努力给自己找了一大堆借口,骑上车回家了。 ' P$ z' t8 X* E) \6 A
银还是和以前一样和我又说有笑,但不再像以前那样用眼睛盯住我的一举一动了,她开始回避我了。我心里很痛,想和她说点儿什么,又没有勇气。没过多久,银转到更高一级的班级去了。我和她就更少说话了,有时在楼梯口碰见,她也只是淡淡的一笑。   V4 O3 R' @" F& m6 t: d
我的初恋就这样匆匆结束了。那年我19岁。
免费留学日本语言学校并提供日本留学生活期间全程指导,完胜DIY自助日本留学!节约日本留学费用!_So Thanks日本留学网www.so3k.com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5-18 22:20: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朋友情/  / _0 z1 A" ]9 C3 B" h

+ }; \5 X( w& ~( h- V健 要走了。我和Z提着他的行李一直送他到新幹線入口,健接过行李挥了挥手,转身进了站,慢慢的健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我努力看了看,带着几分惆怅和Z回家了。一路上我脑海里又慢慢流过了我和健打闹玩耍的片断,不禁想起了那句诗: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  
: I& s9 t3 Z. D9 G2 K在银离开的日子之后,我依然重复着无聊的日子。有几分后悔,有几分寂寞。想了想,人嘛,不还得接着往下过呗。我努力把自己沉浸在打工和学习之中,不过我知道,我骗不了自己,我还是喜欢银的。这时,健和Z出现了。健是我们语言学校比我高一届的前辈,上海人,不过长的又黑又壮,反倒是他长的更像内蒙古人似的。Z是和我一起来日本的老乡,和我住在一块,由于我们三个年龄比较接近(他俩都比我大),又都在同一个工厂打工,所以我们很快混熟了,并成了铁党。  / T3 R! S/ v! A1 O( ~
/ D- P2 R8 K- u) N$ u9 N
哦,忘了说了。上次报信捡冰箱的那个小子就是健。  ; ^. k' A5 h. L6 E6 o
/ q5 J8 B$ ]4 E& K
第一次看见健是我第二次去打工的时候,健因为头一天请假没来。那天下着雨,健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黑色滑雪衫和另外两个留学生一块来的。我由于是新来的,所以积极性比较高,刚下课就赶过来了。我们打工的地方留学生特别多,最多时日本人一半,留学生一半,而且留学生都是中国人。有沈阳啊,哈尔滨,大连呀,北京,上海。。。。。等等。那天健好像感冒了,鼻子下面脱了半尺长的鼻涕一摇三晃进了工厂,老大远就看见他了。出于好心,下工后我对健说,我刚从国内过来,带了不少感冒药,你需要的话就跟我去拿几盒吧。健一听,咧开大嘴,笑呵呵的说好啊。就这样一来二去的,我们三个就成了铁党了。  
/ Z% M, _( L9 p* e ; L" P. w+ ~; x4 Z9 V) |
健那段时间过的挺穷困潦倒的,听前辈们说他家好像条件不错,不过我是没看出来。起码,健是每天想方设法要到我家去蹭饭吃,有时候干脆吃饱了就赖在我家不走了,还美其名曰跟我在一块学习,其实就是大家打扑克,下象棋什么的。健十分崇拜Z,Z在我们三个里面年龄最大,健其次,我最小。所以我和健自觉地默认Z为我们的老大。实话说,Z和健是我来日本后对我影响最大的两个人,Z据说在国内一家公司干到了分部经理,反正感觉Z做什么是都是稳稳当当的,不像我和健。就感觉来说,我更愿意和健蹭在一块,健很能说也很有趣,不像Z什么时候都循规蹈矩的,任何事都做得一丝不扣。我有时甚至是有点怕Z,出国前,爸拉着Z的手指着我说:他年纪小,不懂事,你多照顾着点儿他。Z则使劲点了一下头。  ) `: }0 N1 {1 B  ~; ^- a

5 i4 F, J* y: U据健说,他爸是东海舰队的什么什么政委,他妈是炒股票的,不知真假啦。但是有件事让我很佩服健,就是健很会玩。一次我去ビデオ屋レンタカ了几盘录像带,还是新作呢。(忘了说,我家已经有电视和录像机了),刚放开几分钟,我兴奋的指着屏幕说:啊,是这个球啊(哈哈,我有时爱说粗口),这个球我认识。健从地下跳起来问我:他叫什么?我说,不知道,但是经常看他的片子,纽约大劫案不就是他演的呗。健说,他叫布鲁斯韦利斯。我想了想,好像是这么个名字。  
8 N0 p" ]6 Y0 H7 s2 B  r  T2 ?. L
" R' D% B4 E6 U$ M) ^健对玩的东西真的是样样精通,慢慢的,受到健的影响,我知道了玩也有玩的知识,玩也有玩的品位,玩也要玩的专业。也认识了披头士乐队,听起了Black Hock,和健一块模仿Bon Jove 的唱腔。不得不承认,和健在一起我玩的越来越专业,也很开心。当然了,两个年轻人在一块,又臭味相投,关系自然是越来越铁了。  
, a% h0 Z* J. Q$ @, A8 ?一天,健说要回国,没钱,想从我这借点,我也没多想,就问他多少,他说三十万吧。我一听踌躇了一下,三十万我是有的,但再过一个月就要交学费了,健说那就二十五万吧,我回国就是去要学费的,回来连本代利还给你,我想了一下,同意了。  
7 c. c, M( e6 j   m# @. k4 e* [$ l, z
晚上回到家,一块住的G问我,白天听健说问你借钱,还不少呢,你借了吗?我点了点头,一脸迷惑问:怎么了?G说,你傻啊,你对他知根知底吗?你好有钱啊,一借就是大几十万的,万一这小子回国跑了不回来了怎么办?  
$ T* P6 P- b# P" @! n: ^我顿时傻了,是啊,没有多少社会经验的我,怎么就这么轻易相信别人了呢,唉。。。。。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钱已经借出去了,现在我只有求上帝保佑健不是那种人了。  / u4 o! }$ w8 y; R7 h
; f8 m7 F1 N3 Y8 C8 p* {0 d
健拿了我的钱,没几天就动身回国了。提心吊胆过了几天,我下定决心,作最坏的打算,万一健真的不回来了怎么办,我还得在这接着混啊,所以我决定再找一份工,反正现在离开学还有一个半月,努力点的话,开学之前我还是能攒够学费的。主意一定,我马上动身,没几天就找了一份警備会社的工,其实就是在施工路上指挥交通什么的。一个白勤7500日元,一个夜勤9500日元,只要你体力好,连着打多少都可以。  
6 r5 L  s0 k$ e& S4 _到了现在我也只有豁出去了,那个月怎么过的,我自己都不敢想了,总之除了吃饭以外就是打工,打工,我曾经创造了一连6天7夜没睡觉连续打工的纪录,脱了一层皮,我总算又挣够了学费,屈指算一算,也已经一个多月了,健连个电话也没有,我的心慢慢的沉了下去。    G. G' z& S. T* d
唉。。。。人呐,你说咋就这样呢。就当我吃一堑,长一智吧。  
* B" S: i  \( O
$ h, W  b+ Z; C3 ]开学了,我如数交了学费,健还是音信全无,我也彻底死了心了,在心底暗暗说,以后交人一定小心了。那是开学第二周了,下工回家,路上正走呢,突然从旁边窜出一小子,使劲拍了我一把,吓的我,仔细一看,健!你小子,还知道回来啊,你奶奶的我以为你跑了呢!健呵呵一笑说:我妈领我去香港玩了几天,真不想回来了,这不心里还惦记着哥们你吗!  
7 S5 b' _! ~& N' q+ B/ W+ {8 Q嘿嘿,他妈的,这小子,吓死我了。我的二十五万哪!总算回来了。我一阵窃喜。 1 w) k8 @6 I# O! {8 e2 c6 f
健说:还没吃饭呢吧,走,今天我请客!  1 V* M1 L& ]5 g; P1 `3 Q
原来健他们家来头确实不小,具体我也没问过,总之比我家是没法比了。健确实是玩的忘了时间了,后来干脆给学校打电话请了两周假。我还不知道呢。  
- |, U* q( Z; e + A/ X( u. ?( O, L- r* a
健如数还了我的钱。经过这件事,我们的关系更铁了。健对我也格外大方,我也没小气过。  8 S: q( V$ H6 M  M
有了钱,我们玩的更疯了。什么ゲームセン-タ呀,PS, PS2, BB气枪,电脑游戏,卡拉OK等等,。有时实在不想去打工,就打电话请假,我说头疼,健说肚子疼,哈哈,慢慢的,打工地方的头也明白了,我俩里的一个只要一请假,另一个也肯定不用说了。我们已经可以说是形影不离了。  3 g- w- {# T% F1 Q$ r8 j& j' Z( Q
健日语不错,在高级班,经常指导我,我也无所不问。但我俩从来没逃过课,迟到过。  # i2 s% ]$ U7 ?( g
一次下课后,我和健又请假没去打工,正打算上那儿去玩呢,抬头看见一麦当劳,健说肚子饿了想去吃。实话说我对麦当劳啊,快餐这玩艺实在不感冒,不就俩面包片夹点西红柿,レタス,肉饼之类的。在国内吃过一次,恶心的差点吐了,还贼贵。我妈说那哪儿是人吃的东西,那简直是狗食。  1 K0 z. ?$ ]1 Z* B
呵呵,说归说,健还是拉着我进来了。健说,你点,我请客。我知道,我的口语不好,健是想让我练习口语。我努力平定一下心情,来到柜台前,妈呀,密密麻麻的 片假名 排了一串,仔细往下看去,随便选了一个,用日语说(***キッチン)ください、服务员以为听错了,问:なんに?我抬高语音,大声说:***キッチンください。服务员乐了,说***チキンでしょう? 我这才明白,刚才太紧张了,把チキン说成了キッチン!  
% T6 D2 e  n; b5 j! j' b顿时我那脸红的,整个一猴屁股似的。接下来我完全失去了信心,就用手指指着说これ、これ、あれ、あれ的,健在一旁气的干瞪眼。买完出来后,健说:你说的狗屁日语,你紧张个球啊,回去,就刚才那メニュ,再给我点一遍。我说,不了,多贵啊。健说:贵个球,又不让你花钱,这次点不好,回去你给我把片假名抄个十遍八遍。  
& m6 n  o5 I5 g3 b4 P* b. B
5 Z, q& n- F1 Y& J有时我想,健一点也不像上海人,我对上海人的印象里是从我爸那听来的,爸在上海待过一段时间,对上海人印象不咋地,总说丫太滑,丫太奸什么的,做生意不实在。  - M$ f1 y7 P  l# {# U
我眼前的这个健完全和我印象里的那个上海人对不上号,我明白了,什么地方都有好人,好人也不一定都在什么地方,中国那么大,要只是我们内蒙古人好,其他地方人都坏,可能吗?想通了这个道理,和上面那几件事,对我以后的为人处事观有了很大帮助。  
+ A8 x  x5 ]! c% n/ \7 y转眼到了健毕业的时候了,健考了京都立命馆大学,听说是関西四大名校。健也极力推荐我和他一块考,我知道,以我现在的水平,那是没戏的,就算笔试过了,面试也够呛。何况那一年80万学费,减免拿到拿不到还不一定呢,咬咬牙,我还是推辞了。我笑着说:我还可以在语言学校呆一年呢,说不定可以拿到奖学金呢。  
8 k4 J2 Z! p, |( I$ C: [5 U健走之前说要把他那台电脑送给我,我说不会用,你给Z吧,他以前搞电脑的。健第一次认真和我说:有时间学学电脑吧,最起码学个打字什么的。我点了点头。遂,两个人无语。 + R  k+ {* S7 Q9 i  v8 g
1 z8 E* r4 b3 ]6 ]) P
, Q1 c# P2 i; A' Q2 f
我和Z最后一次请健吃麦当劳,只记得那天吃了7000多日元,健说以后再也不想吃了。 % r/ z" S" \/ X/ _+ B8 O
1 o/ D, l. v4 _! D  F% z
健,走了。  
5 `5 t! _9 _4 T, X那个我生日的时候给我买了20支アイスクリーム的健,上学快迟到了就把来不及穿的袜子和饭盒一块塞书包里往学校跑的健,那个打赌输了又不肯认账的健,那个我从来不肯叫你一声大哥的健,你在他乡还好吧,保重。  
# s% F* x( [3 o% R' V( \回到家,我打开一瓶可乐,一口气喝完。记得那年 20岁。  
免费留学日本语言学校并提供日本留学生活期间全程指导,完胜DIY自助日本留学!节约日本留学费用!_So Thanks日本留学网www.so3k.com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5-18 22:20:3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日本成长之路(四) 0 ^7 E5 ?9 Z; q" N  c# F2 F
/ }+ f9 h2 o5 e: L
6 J/ D7 Y5 p' `, l

3 P5 a: O7 \9 N9 O 8 w8 j1 s. V6 p# M# x
躺在床上手里拿着音像的遥控器,总是觉得没一首歌能彻底听完,一连跳过几个,耳边响起了郑均的(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有点口渴,感觉平常那么拥挤的房间一下子显得这么空阔,心里又有点堵的慌,想出去透透气,随下了楼,下了楼又不知道去哪儿。心里说:算了,哎,,,,是时候了。  / J/ N; z" Q1 X8 e2 Y0 T2 D
2 X  w' D5 R% m8 v3 Z
下课了,拿着饭盒准备到楼下去吃饭,(ね~~!)身后响起熟悉的声音。银等着我,银是来跟我告别的, 2 u4 _! w1 b0 S! |9 N
我不知该说什么,只是低着头看着手上的饭盒,银的父亲失业了(韩国现代破产了,现在才想起来电视上前两天报道过的),银说她家里人已经和她摊牌了,如果今年考不上大学就得回国,家里不负担学费了(她家里负担挺重,哥嫂也给她提出了出门期限),并且安排好了一门亲事,回去就结婚。银说不想回国,所以她已经考入了广岛的一所大学,马上开学了。说完递给我一个小盒,说一点记念以后不一定能见面了。我目送她离去,本想说些安慰的话的,说什么呢,脑子里一片空白,好像忘了所有的日语。  8 k5 \7 d: u% v* o" l
6 `0 u& e) d; \# K4 K
去打工时,松田远远见我就露出了笑脸,还是一个三十度的鞠躬,我搂着松田的肩说:いつか、酒を飲みに行こう?松田说就今天吧,今天没活很快就下工了,我点了一下头。松田,一个极老实的日本小伙,已婚,是我最好的日本哥们,也是所有留学生公认的老好人。 $ v: e! L* I8 `' U! O7 q
下班了,我和松田照例去了那家拉面店,点了两碗面,两杯なまビール,吃完喝完松田说还喝不,我说不了今天想早点回家,松田照例和我抢着付钱,最后还是各付各的。目送松田离去,我不想回家。下了JR我推着自行车,车站外人来人往,人人都那么匆忙,就连等人的人也是目光四射,好像只有我一个人显得那么的格格不入,没处去只好回家了。
# Q1 e7 y6 o9 e在门口碰见了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G,G没直视我,说我走了以后保重。我帮G把包拎到楼下看着他打车离去。  # V$ p! r3 A. E% |. l: h' N5 f

' i+ M/ c( L2 ~* Y7 D& f# tZ是因为我和G吵的架。  
) g' j! D" y: S" E# M & X. d7 i& ?  s
那天我做菜时烫伤了手,吃完饭照例收拾碗筷去洗碗,只是烫伤的手有些疼痛,所以只好单手洗了。从来日本我就一直负责做菜,G负责一切外出采购,Z负责打扫卫生,X负责给我打下手并洗碗,一直到X消失时(大概是黑在日本某个地方了吧)。G和Z有时也来帮我做饭洗碗什么的。这天我还是做我该做的,Z从房间里出来看见了单手洗碗的我,随冲G吼了一句,G也火了,两个人就吼上了。看着吵架的Z和G我不知该如何,两个都比我大的人,我说算了别吵了。G回到自己的一角,说没法住了,不住了。Z说你随便,没人拦着你,省得在这还得像个大爷一样的伺候着你。G没说话,第二天也没说,那以后一直也没说,没想到G就这样走了。G是我们当中最大的,从来日本,大家一直关系都不错,虽然彼此之间有个小矛盾什么的也很快就好了。G走后空出很大一块地方,房子一下显得很大,Z搬到小的那间,让我住大一点的这间。我尽量把家具摆的散开一些,可是房子中间还是空开了很大一块地方。以前在国内一个人住20多平米的单间还嫌我们家地方小,现在只不过是个八畳,心里却像空了一片似的。  
3 w4 G0 D; W) Y( R8 n . G4 B5 y# w( [7 ]
工厂里又来了个留学生小T,T是大连人,胖胖的整天跳上窜下很活泼的一个小姑娘。实话说T并不漂亮,说话也很刁(大概是所有大连女孩的特征吧),但是人很实在。T每星期只打四天,周日她还有一个料理店的工。T对我和Z都很好,经常给我们偷一些她打工店里的包子吃,有时偷不着就花钱买给我们吃。我们和其他在这打工的留学生一直保持着一个融洽的小集体,每天十几个人一块来打工,十几个人一块回家,节假日一块喝酒。一天在回家的JR上不知谁谈起了,人生啊,爱情啊,什么的。T因为和Z意见不和争的面红耳赤,我在一旁听得一头雾水,啥爱啊,恋啊,背叛啊,真诚啊什么的,感觉离自己很远的话题。车子到了站,T几乎是哭着跳下车的,看样子是气的够呛。我傻傻的问Z你们怎么了,Z笑笑说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一小讨论罢了。  
8 I( B( n) S2 ~8 W4 y
. s/ y4 l/ m1 \* B  n/ s没过几天T和Z和好了,我也松了一口气。T说她要搬家了(她一直寄宿在亲戚家的),找来找去,找到了我们家隔壁一座楼上,走路三分钟就到。我笑着对T说世界是这么大,也是这么小。T不知怎么了有点腼腆的说是啊。我和Z帮T搬的家,从那以后T也经常来我家玩,我们也偶尔上她家玩。
+ T  Y" h9 Z6 B- k转眼我也到快毕业的时候了,一级考的不错,可是又不知上那个大学好,这里最好的国立大学又要TOEEFUL 5 q; X/ n! K7 U: W3 L( E
500点以上,我那点蹩脚英语,也只考了三百多一点(法学部不要英语,可我不想去),不甘心就这样算了
/ u# i6 n  w7 [* B: ~  e总得想个办法,搏一把。担当的老师听了我的想法说,如果想的话可以推荐我在本校的専門学校里再读一年情報ビジネス,想了想实在没别的办法了,只好如此。  
' d/ n  W: g. z9 M7 \* l
: K+ i2 @' i9 ^! j7 D. Q% L) ?手续很顺利,开学的头一天进教室一看,一群小黄毛,就我和另外两个留学生是黑头发,顿时就有点秫了。 6 q; t2 Y# H" s$ t2 Z) P  h
让我意外的是,其实日本小孩也是很好接触的,特别是女生,眼睛总是充满了对我们留学生好奇的眼神。 4 d: V: d' w" ]0 X
老师安排了座位,我在第一排,左右各一个小姑娘,左边的叫纯子,右边的叫彩香,都是很好听的名字。
) h- A1 u7 T  j' ^问题来了,在専門学校下课比以前晚一个小时,这样的话我是绝对赶不及打工的,万般无奈之下我决定换工了。  
1 U# ^# f7 U/ n- A6 a
1 A# p6 g' |5 u: m深深的鞠了一躬,松田眼圈已经红了,日本老太太也有几个掉了几滴泪(不知道真假啦,反正当时很感动)
1 `1 @5 P9 D+ @' \- a我说:みなさん、長い間お世話になりました。ありがとう。松田的眼泪已经掉在地下了,藤井課長送了我一顶巨人的棒球帽,在这打了两年工看他戴了两年,我知道这顶帽子意味着什么。想想两年了,不容易啊,鼻子也酸了,不敢多说,低着头走出工厂。
- V' u9 e$ R( D- i9 L5 K& t$ W朋友介绍去了一家更远的デザート工場,时给不错,夜里10点到早晨6点,一周四天。一想到再也不能和那些曾进同甘共苦的兄弟姐妹们一块挤JR了,心里好失落啊。  # r; E/ N9 e: ^0 G" Z0 i
" @4 k" g* W( q0 p0 L$ R/ v. O
$ n2 ~5 c* v2 V3 {
病了,每年总是有一次重感冒,呆在家无聊,给健打了个电话。放下电话沉沉的睡了。 3 X% K+ b0 H& b
早晨起来已是8点多了,急急忙忙收拾好东西,心里嘀咕着Z也不叫我一声。午饭时,看家Z和T照例抢好位置在等我,我冲过去说昨天睡的真死,Z你也不叫我,害我差点迟到,Z笑了一下没说话。
/ q& V! D2 R3 W" r* Q/ L- `- TT的午饭今天特别的丰盛,我一顿风云残卷,吃完才看见Z和T看着我笑,我说咋了,T转过头,Z说没啥你快吃吧。
1 A) w8 O! t8 o晚上下工后,Z说有点事晚点回家,让我自己吃不用等他,心想哈哈今晚又可以偷懒了,遂去楼下的ビデオ屋接了几盘带子。Z深夜两点多才回来,我正看ビデオ没顾得上理他,Z说我先睡了就没声。
* b$ D; L3 h( h3 ~( YZ回家越来越晚了,有时也夜不归宿了,开始我还傻乎乎的打电话呢,Z推说说在朋友家。我哦了一声,觉得有点怪,Z除了健家从来不去朋友家过夜的。第二天到学校和小F(我的一後輩)一说,F说你是真傻还是装傻,我说怎么了,F凑过嘴来小声说你丫真不开窍,看看Z每天最爱和谁在一块就知道了。  / l9 T5 |8 l% g! N
6 @/ R3 ]4 ^; D. E; P( \( q
看到这也许每个人心里都会说你丫真傻吧(哈哈,事后我也觉得自己很傻)
+ E1 @# G( r; f& f- [Z你因该直接和我说就好的,何必如此为难呢
6 Y7 y5 m: y* n0 [5 |# _4 w在你的关怀和庇护下我成长了许多,我只能说
% [8 M# u# X! E# x+ A1 Z* U这一天终究是要来的,我只有默默的祝福你们俩了。
5 J7 ]  i! T/ M从今以后我会自己来面对风风雨雨的。也希望你和她能走好。
免费留学日本语言学校并提供日本留学生活期间全程指导,完胜DIY自助日本留学!节约日本留学费用!_So Thanks日本留学网www.so3k.com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8-20 10:30:0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想去看樱花!!!!!!!!!
免费留学日本语言学校并提供日本留学生活期间全程指导,完胜DIY自助日本留学!节约日本留学费用!_So Thanks日本留学网www.so3k.com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日本风留学网|So Thanks 日本留学网

GMT+8, 2021-1-20 11:36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